• 當前的位置:首頁 > 職成動態 > 職成動態

    財政“吃緊”,政策“緊吃”——看湖南職業教育如何突破發展瓶頸

    湖南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網 發表時間:2020-07-13 22:09:34 點擊次數:24

    打印本頁

    本網訊 對地處中國腹地的湖南來說,“財政吃緊”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職業教育卻又是公認的“最燒錢”的教育。

    “財政吃緊”的湖南,要不要辦好“燒錢”的職業教育?湖南省委省政府一直有著高度共識——

    “牢固樹立抓職業教育就是抓發展、抓民生、抓未來的理念,持之以恒把職業教育作為一項基礎性、關鍵性工作抓緊抓好?!笔∥瘯浂偶液林赋?。

    “把職業教育擺在經濟發展的全局、教育工作全局的突出位置?!笔∥睍?、省長許達哲表示。

    正是站在這樣的高度,湖南省委省政府高位謀劃,針對職業教育發展出臺了一系列“領跑全國”的政策——在全國率先建立縣級人民政府職業教育工作督導評估制度,在全國率先實行“編制到校,經費包干,自主聘用,動態管理”的職業院校教師編制管理辦法,在全國率先建立職業院校學生專業技能抽查制度、畢業設計抽查制度……

    把政策給足,把政策給好,讓政策給力——這被許多湖南職業教育人形象地形容為“政策緊吃”?!熬o吃”在湖南方言中的意思是“吃飽吃好,由你吃”。

    財政“吃緊”,政策“緊吃”,彰顯的正是湖南省委省政府辦好職業教育的擔當精神與堅定決心。

    1. 在全國率先建立縣級人民政府職業教育工作督導評估制度,讓縣級政府擔負職業教育發展的主體責任——
    職業教育成為“一把手”工程

    湖南的職業教育曾經輝煌:桃江縣在全國首創農村家庭經營專業,懷化市推行農科教結合,邵東縣實施“十百千萬工程”……這些地方憑借其職業教育發展經驗,都開過全國職業教育現場經驗交流會。2000年,湖南的中等職業學校達619所,在校生52萬多人,普職比為55∶45。

    進入21世紀,國家調整宏觀教育結構。高校擴招,大大刺激了普通高中教育擴大規模,中等職業學校生源嚴重萎縮;高校并軌,中專生不再包分配。隨著高等職業教育的起步,一大批優質中等職業學校陸續升格為高等職業院校,優質的中等職業教育資源不斷減少,中等職業教育辦學吸引力嚴重缺乏:學校沒生源,教師沒發展,學生沒出路。前景無望的情況下,有的改辦普通高中,有的被迫關停,有的甚至被民辦學校租用,剩下的也是苦苦支撐,艱難度日……

    2009年2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門戶網站上轉載了一篇來自湖南省人民政府的文章,標題是《湖南省在全國率先建立中等職業教育督導評估制度》。文中披露的一組數據是:2006年,湖南中等職業教育學校生均預算內教育經費1565.24元,全國倒數第八;生均預算內公用經費僅195.37元,全國倒數第三。

    投入吃緊,又面臨國家宏觀教育結構調整帶來的沖擊,雙重壓力之下的職業教育,路在何方?

    高位謀劃給湖南的職業教育發展吃了一顆“定心丸”。2006年,湖南省委省政府在《關于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決定》中繪出了一幅藍圖,市(州)人民政府要按規劃辦好高等職業院校和中等職業學校,縣(市、區)人民政府要重點辦好一所示范性中等職業學校。

    在“分級負責、以縣為主”的教育投入體制下,如何讓各級政府真正重視職業教育,將藍圖變為現實?

    2009年,湖南啟動縣級人民政府職業教育工作督導評估,其內容包括職業教育發展的環境、發展規劃、經費投入和水平四個方面。其中最核心的內容是,全省每個縣(市)人民政府都必須重點辦好1所公辦示范性中等職業學校,否則督導評估“一票否決”。督導評估結果納入縣級教育工作“兩項督導評估考核”和教育強縣(市、區)督導評估,作為有關項目立項、專項撥款、表彰獎勵等方面的重要依據。督導評估不合格,則縣級教育工作“兩項督導評估考核”認定為不合格,該縣(市、區)不得被評為“教育強縣(市、區)”,不得申報國家和省級職業教育重點建設項目。包括市級初評在內,連續三年評估不合格的,其地方黨政主要負責人在公務員考核中,將被評為不合格。

    “沒那么嚴重吧?”這項工作啟動之初,很多地區都在觀望,可沒想到省里動了真格:2010年5月,湖南首批對10個縣(區)的職業教育進行專項督導評估,益陽市赫山區人民政府因職業教育工作存在突出問題被責令限期整改?!霸谶@個人口超過80萬的地域內,迄今沒有1所政府主辦的職業學校?!倍綄ЫM通報情況時說。

    其實何止赫山區!當時經濟狀況略好的郴州市,全市11個縣(市、區),有6個縣的公辦中等職業學校承包給了民營老板,學校僅是公辦身份,政府不再履行辦學職責?!?006年,學校只有四五十個老師,學生也是四五十人,老師紛紛離校找出路。萬般無奈之下,學校承包給了一個民營老板?!奔魏炭h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校長周柏瑞回憶起當年窘境,唏噓不已。同屬郴州的汝城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2004年也被一個民營老板承包了。

    微信圖片_20200713215420

    (嘉禾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新老校區照片對比 上圖:校門 下圖:操場)

    “趕緊整改!”郴州市委市政府坐不住了,多次召開會議研討對策。郴州市教育局副局長代競介紹,從2009年開始,市委市政府就督促各縣級政府依法履行職責,將已被承包的公辦中等職業學?;刭?。艱難努力3年,到2012年,這6所學校終于全部收回。

    督導評估讓職業教育真正成為“一把手”工程,寫起來容易,做起來艱難。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簡稱“湘西州”)鳳凰縣,如今全國有名的風景旅游地,職業教育的發展起起落落?!罢叩贡??!闭劦浆F在“天翻地覆”的鳳凰縣職業教育,湘西州教育和體育局局長余曉紅這樣說。

    鳳凰縣職業中專學校曾經是湖南農村職業教育的一面旗幟?!爱厴I生包分配,生源當然不愁?!毙iL張偉說,學校在20世紀90年代是湖南省重點中等職業學校,但后來由于種種原因,辦學水平一路下滑。最低谷時學生不足100人,老師處于半失業狀態,原校舍被出租。學校7次“搬家”,最后的“棲身之地”占地面積才8畝!

    2012年,湖南省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室的一張限期整改通知書送到了鳳凰縣委書記和縣長的案頭——

    “鳳凰縣職業中專學校由公辦改為民辦,與鳳凰縣教師進修學校合并辦學,沒有獨立的辦學場所,在校生規模只有200多人。全縣的普職招生比嚴重失調。后經復查仍不合格,責令限期整改?!?/p>

    接到整改通知書的第二天,鳳凰縣委縣政府立即召開教育專題討論會。分管教育的副縣長吳漢章當時是縣里的政策研究室主任,也是此次督導評估的親歷者。在這次教育專題討論會之后,他接到任務:“你研究一下政策,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將職業教育發展的困境突破!”

    沒有給鳳凰縣太多喘息的時間。半年后,2012年11月6日至7日,省里又組織復查。5天后,還是給出了一個“不客氣”的評估意見:“半年來,鳳凰縣委縣政府根據督導評估意見進行了整改,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高中階段學校布局調整尚未啟動,縣職業中專學校的校園搬遷工作進展緩慢,停留在研究和規劃階段。而且,縣職業中專學校校長位置空缺,班子建設有待加強??h職業中專學校面臨生存危機,在校生只有200多人?!?/p>

    一次督導,兩次復查,真如余曉紅所說,是“逼出來的”。

    “一定要辦好職業教育?!边@次督導評估給了鳳凰縣委縣政府很大的觸動。

    “按照當時縣里的規劃,需要同時新建縣一中、縣職業中專學校、思源學校等3所學校,共需要17億元?!眳菨h章說,他急得直跳,“做的過程很艱難、很苦,但結果很開心、很欣慰?!?/p>

    當然開心。我們在現場看到,規劃中的3所學校全部建成,壯觀宏偉,氣勢不凡,美麗的鳳凰又添新景。

    微信圖片_20200713215415

    (鳳凰縣職業中專學校新校園)(攝影 賴斯捷)

    2013年,鳳凰縣重新接受縣級政府職業教育工作督導評估,這次終于“合格”。

    經過兩輪督導評估,湖南共有懷化市鶴城區、宜章縣、益陽市赫山區、鳳凰縣、嘉禾縣和古丈縣等6個縣(市、區)因職業教育工作存在突出問題,被責令限期整改。也正因為如此,全省職業教育特別是中等職業教育地位得到了大幅度提升:97個縣(市、區)各重點建設了1所公辦中等職業學校,其中68所達到了省級示范性中等職業學校標準,其余學?;具_到了市級示范性學校標準。市(州)舉辦的公辦高等職業院校,有14所達到省級示范性高等職業院校標準。國家中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示范學校有60%布局在農村縣(市、區)。

    更重要的是,督導評估讓“一把手”們意識到,地方經濟的發展離不開職業教育的發展,要讓職業教育與地方經濟發展同頻共振。

    在醴陵,當時該市唯一一所公辦中等職業學?!妨晔刑沾蔁熁殬I技術學校,在1996年到2008年,由于經費不足,招生困難,教師流失,接連換了6任校長。為了“甩包袱”,當地政府還一度打算把這所學校賣給一家民辦教育機構。

    2009年底,醴陵市委市政府在工業園無償劃撥土地150畝,使學校面積擴大到230畝。為了支撐醴陵市陶瓷、煙花兩大地方特色產業發展,一座嶄新的現代職業學校矗立在醴陵陶瓷工業園中央。

    永州市工業貿易中等專業學校(以下簡稱“永州工貿學?!保┬iL尹存成告訴記者,縣里無論是去“長三角”還是“珠三角”招商引資,“一把手”都要帶著他去,還把他放在重要環節重點介紹,學校已經成為道縣招商引資的一塊金字招牌。

    長沙則一直堅持職業人才培養與產業發展、園區建設同步規劃、同步實施。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胡衡華表示,職業教育既是教育問題,也是經濟問題,更是重大民生問題,要將加快現代職業教育發展轉化為自覺行動。

    ……

    在全國率先建立縣級人民政府中等職業教育工作督導評估制度,把職業教育真正辦成“一把手”工程,可謂是湖南省委省政府破解職業教育發展困局的雷霆之作!

    2. 因地制宜,針對職業教育發展的難點問題,構建湖南特色的職業教育發展保障體系——

    消除職業教育發展的“腸梗阻”

    財政供給能力有限,對湖南這樣地處中國內陸腹地的省份來說,是職業教育發展的難點問題之一。

    怎么辦?湖南省因地制宜,在機制體制上進行了一系列創新。

    第一招是建立了穩定的職業教育經費保障機制。早在2010年,省教育廳、財政廳聯合出臺《湖南省公辦職業院校生均經費標準指導意見》,對職業教育的投入做出了一系列明確要求——

    凡投入未達到省定標準的市(縣),2012年前達到省定標準;達到或超過省定標準的市(縣),年初預算內職業教育經費增長幅度應高于其財政經常性收入增長幅度。

    市(州)、縣(市、區)人民政府要嚴格按政策足額落實農村中等職業教育經費,并按轄區內人口數人均1元以上標準設立職業教育發展專項經費;人均1元以上標準設立終身教育發展專項經費。

    城市教育費附加的30%用于職業教育,地方教育附加安排一定比例用于職業教育;職業學校收取的學費全部用于教育教學。

    2015年,湖南出臺了以改革為導向的《關于完善高等職業院校生均撥款制度的通知》。2018年,湖南又出臺了《關于完善中等職業學校生均撥款制度的通知》。

    “這一系列文件的出臺,有效地解決了職業院校經費投入渠道不暢的問題,強化了各級政府和財政部門對職業教育投入的責任,為職業院校建立了一條穩定的經費投入渠道?!辈簧俾殬I院校校長認為,這些文件的出臺,讓職業教育發展有了底氣。目前,湖南職業教育生均經費增幅高于全國增幅水平。

    第二招是針對農村職業教育基礎薄弱的問題,壓實縣級政府的責任,制訂了“分層走、分步走”的農村中等職業教育攻堅計劃,鞏固中等職業教育基礎地位。

    2014年8月12日,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發布《湖南省農村中等職業教育攻堅計劃(2014-2016年)》,對不同地區、不同條件的公辦中等職業學校提出了具體要求:每個縣(市)政府要重點辦好1所示范性(骨干)公辦中等職業學校;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少數民族地區縣(市)所辦的中等職業學校,基本辦學條件和水平達到省示范性中等職業學校及以上標準;經濟發展水平較高、職業教育發展基礎較好地區縣(市)所辦的中等職業學校,達到國家示范性中等職業學校標準,部分學校進入國家一流中等職業學校行列。

    這份計劃,給發展中的農村職業教育打了一針“強心劑”。

    此時的汝城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正遭遇發展瓶頸。學校當時在遠離縣城的一個小鎮上,交通閉塞、校區狹小、教育教學設施老舊、師資力量薄弱、生源質量堪憂。對標省里的要求,汝城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的基本辦學條件和水平要達到省示范性中等職業學校及以上標準還有很大差距。生均面積33平方米、生均建筑面積20平方米、設備值生均3000元、電腦每100人15臺……將幾個硬指標一一對照,沒有一個達標。

    2014年9月,一場關于“職業教育如何優先發展”的大討論在汝城這個國家級貧困縣開展。經過艱難博弈,反復磨合,一個共識在汝城逐漸形成——“抓職業教育就是抓產業發展,抓職業教育就是抓精準扶貧,抓職業教育就是抓核心競爭力”。

    汝城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的攻堅計劃很快也有了結論:縣委縣政府在原地擴建和異地重建兩個選項中,選擇了投入更大的異地重建方案,學校整體搬遷。

    汝城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校長何新華說,從2015年起,汝城縣咬緊牙關、勒緊褲腰帶,將每年城市教育費附加的30%、地方教育附加不低于30%全部用于職業教育建設,并積極爭取國家政策支持項目,硬是在短短的三年多時間里,總投資5.6億元,在縣城建起了一座職業教育新城。

    何止汝城!從2014年開始,湖南掀起了中等職業學校建設的高潮——

    桂陽縣職業技術教育學校校長吳平文說,桂陽縣啟動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教育項目,投資3.1億元,異地興建了新職業學?!獌H實訓大樓就有3棟,還配備1棟實訓廠房,擁有實習工位1500個,能同時接受3個中小型企業入校合作。

    新化縣楚怡工業學校校長羅榮說,在2014年全省職業教育工作會議上,新化是被點名批評的??h委縣政府領導當時就坐不住了,讓時任縣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他現場調研,調研結束后就任命他為校長?!肮杂媱澗然盍宋覀儗W校?!彼f,5年來縣里先后投入2.3億元,啟動了學校改擴建工程,同時引進了160多名教師,學生由200多人增加到4222人。特別令人振奮的是,省委副書記、省長許達哲先后3次到學校調研,對學校的定位、發展和改革做出重要指示,鼓勵學校發揚“楚怡”精神辦職業教育。

    “2018年新建,占地500畝,花了5億元?!焙鲜∠姹甭殬I中專學校坐落于石門縣,校長楊愛民說,為了建新校,縣里先后召開了3次縣委常委會議、2次縣政府常務會議、3次縣委書記辦公會議。

    “推平兩座山,無償劃撥200畝地,還花了2億多元?!庇理樋h職業技術教育中心校長覃海云自豪地說,學校的會議室“比縣委常委會議室還要好”。

    桃源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校長楊亞和記者講了一個故事。學校改擴建的時候,縣委縣政府還專門組建了一個考察組去江浙一帶調研,回來后就給了一個標準,“20年不能落后”。投入6億元改擴建后的桃源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校園面積擴大了7倍,不少硬件指標超過了省定標準。

    “面貌煥然一新?!闭f起安化縣職業中專學校的變化,在職業教育領域摸爬滾打了30多年的校長劉迪凡說,安化縣一年的財政收入不過16億元,可為了建好安化縣職業中專學校,縣委縣政府投資了4.1億元,又貸款2.6億元投入進去?!奥殬I教育的春天真的來了?!?/p>

    劉迪凡所言不虛。近三年,湖南省本級統籌下達專項資金3.72億元,對66個農村縣(市)的公辦中等職業學校給予獎補。在“以獎代補”的帶動下,97個農村縣(市)累計投入攻堅資金40余億元,12所農村中等職業學校建成新校區,30多所農村中等職業學校擴建工程進展順利,新增學位近6萬個。

    以2019年為例,湖南遴選第三批農村中等職業學校攻堅項目,統籌專項資金1.72億元,對26個縣(市)薄弱農村中等職業學校每校補助500萬元;對攻堅成效明顯縣(市)的21所農村中等職業學校給予真抓實干激勵,每校獎勵200萬元,超額完成當年省政府工作報告“在12個縣開展農村中等職業學校攻堅”的任務。

    辦學條件的改善讓農村職業教育的吸引力大增。一組令人振奮的數據是,湖南省97個農村縣(市)公辦中等職業學校校均招生1280人、校均在校生3133人,分別較2014年增長21.8%、40.3%。

    第三招是突破用人體制障礙,在全國率先實行“編制到校,經費包干,自主聘用,動態管理”的職業院校教師編制管理辦法,為“雙師型”教師隊伍的建立打開了一條通道。

    微信圖片_20200713215358

    (2020年2月,湖南藝術職業學院文物修復與保護專業青年教師劉冑作為少數民族古籍修復的能工巧匠入選教育部首批358名“全國產業導師資源庫技能大師”。圖為劉胄老師正在進行課堂教學)

    曾經,“雙師型”教師缺乏是湖南職業教育發展的瓶頸,編制不足是引進“雙師型”教師的最大攔路虎。為了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2009年,湖南省頒布《湖南省高等學校機構編制標準(試行)》和《湖南省中等職業學校機構編制標準(試行)》,為解決職業院校專業課教師長期短缺的問題打開了一個突破口。此后,湖南省又在全國率先實行“編制到校,經費包干,自主聘用,動態管理”的職業院校教師編制管理辦法。

    作為首批動態編制的試點地區,長沙市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為制定和出臺此項政策多方奔走的時任長沙市教育局副局長王建林介紹,職業院校辦學有其特殊性,一是圍繞市場辦專業,專業調整更新較快,學校無法也沒有必要擁有全部固定的專業教師;二是職業教育要與企業對接,需要大量聘用企業兼職教師;三是生源變化比普通高中大。此前,許多中等職業學校聘請企業兼職教師都是學校自籌經費?!熬幹频叫?,經費包干,自主聘用,動態管理”的政策出臺后,這些學校所聘缺編人員的工資全由財政買單,這從根本上解決了學?!半p師型”教師引進的問題。

    長沙財經學校是該政策的最早受益學校之一。校長陳全寶說,以前爭取編制、招聘教師、自籌經費,是校長們最頭疼的事。2011年,學校共有6000多名學生,應該配置577名教師,由于沒編制,學校實際在編的教師只有387人,外聘了100多名教師?!霸诖酥?,學校要支付的教師工資高達651萬元。財政買單后,學校再也不要為這部分教師的工資發愁。這不僅減輕了學校的負擔,更讓辦學者能集中精力辦好學校?!蹦壳?,長沙市本級財政為動態編制教師每年支出經費1800萬元左右。

    “2014年的兼職教師費用是56萬元,3年后追加到135萬元?!兵P凰縣教育和體育局局長秦禮說。鳳凰縣職業中專學校新校建成后生源爆滿,面對專業教師不夠的問題,縣里采取的是“學校自聘,經費包干”的辦法。

    據統計,2019年全省職業院校聘請行業企業兼職教師12582人,各級財政安排專項經費達2.27億元。

    為了突破行業企業領軍人才引進難的瓶頸,湖南省實施“芙蓉人才行動計劃”,鼓勵、支持將院士引進職業院校。2018年4月20日上午,湖南鐵路科技職業技術學院迎來了兩位特殊的教師——中國工程院院士劉友梅和丁榮軍,建立全國鐵路高等職業院校中首個“院士工作站”。依托“院士工作站”,湖南鐵路科技職業技術學院還將組建“高鐵運行安全保障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管理委員會、專家委員會和學院科學協會,并與中國中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進行校企戰略合作。

    在湖南高等職業院校,“院士工作站”已達8個!

    除了“院士工作站”,“大師工作室”也遍地開花——湘菜大師許菊云在長沙商貿旅游職業技術學院成立“許菊云湘菜技能大師工作室”,湘繡大師劉愛云在湖南工藝美術職業學院成立“劉愛云大師工作室”……

    目前,“芙蓉人才行動計劃”已遴選芙蓉教學名師25人,每人每年獎勵10萬元,遴選芙蓉學者11人,每人每年獎勵4萬~20萬元;已經建立高等職業院校名師、大師工作室445個,引進、培養高層次領軍人才860人、訪問學者93人。

    3. 在全國率先建立以“三查”為主體的質量監控體系,倒逼內涵建設、質量提升——
    刀刃向內,自戴“緊箍”

    這是一個讓所有湖南職業教育人警醒的事件。

    一所國家示范性高等職業院校,在申請湖南省第一批卓越職業院校建設計劃立項時,卻慘遭淘汰。原因是該校有一個專業的學生技能抽查測試合格率未達標,參照“一票否決”的規定,省教育廳取消其申報資格。

    要知道當年(2015年),湖南70所高等職業院校中,國家示范性(骨干)高等職業院校僅8所。

    這個結果在湖南職業教育界產生了不小的震動。

    “萬萬想不到,可它真的發生了?!敝v起這件事,不少職業院校的“掌門人”如此感慨。這等于給每個職業院校戴上了“緊箍”。

    這個“緊箍”就是2010年湖南建立的職業院校學生專業技能抽查制度。根據制度設計,省教育廳每年采取隨機抽樣的辦法,按不低于10%的比例抽取考試專業和學生。

    2014年,湖南又建立了高等職業院校畢業設計抽查制度,省教育廳每年在學生完成畢業設計后,按一定比例在各校隨機抽查部分專業的部分學生的畢業設計。根據抽查制度,湖南先后制定(修訂)高等職業院校專業技能抽查標準59個,覆蓋83個專業。2018年各院校開始制定符合本學校特色的專業標準,省教育廳則根據學校專業標準進行抽查。

    微信圖片_20200713215408

    (湖南鐵道職業技術學院新校區全景圖)

    2019年,湖南又在全省中等職業學校開展公共基礎課普遍測試(下稱“普測”),參加“普測”的對象為全省中等職業學校全日制在校二年級學生。

    專業技能抽查制度、畢業設計抽查制度、公共基礎課“普測”制度,被稱為“三查”。

    刀刃向內,自戴“緊箍”——以“三查”為主體的質量監控體系,是湖南省提升職業教育發展內涵的一場自我革命。

    湖南省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長王江清說,此前很多年,在職業教育生源危機警報已經拉響的背景之下,仍有不少學校不顧自身師資、設施等實際條件,跟風開辦熱門專業,任意擴大招生數量,不僅浪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還造成了“學生就業難,企業招工難”的兩難局面。久而久之,學??诒儾?,生源越來越少,形成惡性循環。

    王江清的話在許多職業院校校長口中得到了印證。長沙航空職業技術學院院長朱厚望說,以前職業院校的校長一討論“學校辦得好不好,到底誰說了算”的問題時都各不相讓,有的說“看學校爭到了哪些建設項目、科研項目”,有的說“看學校在各級技能大賽特別是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中拿到的名次”,還有的說“看學生的就業情況”……

    現在,“三查”制度讓大家意識到,過去那種簡單的“爭搶項目”、爭取資金的競賽思路不行了,必須提升整體實力和內涵質量,引導各職業院校真正回歸人才培養本原。

    正因為如此,朱厚望在自己的學校里制定了“史上最嚴懲處制度”。其中規定,一旦某個專業技能抽查不合格,所在專業的院系主任就地免職,專業帶頭人連降兩級、待崗半年,院系普通教師的年終獎則全部扣罰。

    “這可是個狠制度!看似評價的是學生,其實查的是老師,督的是學校!”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院長姚利群說,這種質量監控體系讓學校和老師都倍感壓力,也逼得學校狠抓教師隊伍建設。

    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于2015年5月啟動理論課教師專業技能測試項目?!罢娴墩鏄?,一點都不含糊?!碑敃r學院的“元老”級教授仇雅莉就接受了“氣缸壓縮壓力檢測”的項目測試。一同被測的還有擁有“全國交通技術能手”“湖南省技術能手”等諸多“光環”的省部級技術能手陳建平。當年,該校105名理論課教師完成了專業技能測試。

    岳陽職業技術學院也因此發生著深刻變化。此前,該校護理專業學生模擬扎針,用的是一個價值幾萬元的人體棉花包,如今,“棉花包”換成了價值200萬元的全仿真護理人模型?!叭绻麑W生平時仍是‘扎棉花’,到了測試那天就很可能過不了關,更重要的是學生的技能水平無法達到臨床要求?!痹狸柭殬I技術學院院長潘岳生說。

    “考的是學生,評的是學校;查的是少數,促的是整體;檢測的是點,監控的是面;查的是質量現狀,管的是質量生成?!币渣c及面、由果溯因的“三查”制度,促進了專業建設水平和人才培養質量的整體提升。

    更狠的是,湖南將專業技能抽查成績與畢業設計抽查成績,作為高等職業院校專業建設水平評價和職業教育重點項目立項的依據——連續兩年合格率低于60%的,專業停止招生;兩項抽查中有一項合格率低于60%的,三年內不能申報“卓越?!?;已立項的“卓越?!?,其專業技能抽查成績和畢業設計抽查成績均要排名在全省前30%。而“普測”合格率將作為省教育廳評價市(州)和中等職業學校教學質量的重要參考,并作為職業教育重點項目指標分配的重要依據。

    湖南獨創的“三查”質量監控體系,把住了人才培養的“出口關”,一經發現“次品”就關?!吧a線”,從而倒逼整個職業教育“生產線”的質量提升。近年來,有300余所職業院校主動停辦了“不適合辦”或“不擅長辦”的專業,有20余所學校申報重點項目受阻,有23所職業院校的33個專業停止招生。

    重責之下,倒逼效果漸現。截至今年,全省中等職業學校新增38個專業,調減31個專業;高等職業院校新增83個專業,調減131個專業。已有70所高等職業院校重新修訂人才培養方案,完善了師資、場地、課程等方面的標準4800多個。

    四兩撥千斤!

    “三查”制度下,學生專業技能抽查合格率和畢業設計抽查合格率穩步上升,其中2019年分別達到98.35%、94.57%,2019年全省畢業設計抽查合格率達100%的學校共31所,比2015年增加24所。

    看得見的效果是,通過實施“三查”制度,湖南省職業院校內涵水平顯著提升,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成績穩步提高。(本刊記者 陳文靜 賴斯捷 陽錫葉 吳秀娟 李倫娥)

    原文刊發于《湖南教育》2020年7月A版

    你可能感興趣的

    湘公網安備 43010202000168號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備09005173號-2
    Copyright © 2011 - h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看片av永久免费